• <bdo id="4wuuw"><center id="4wuuw"></center></bdo>
    首頁  >  凱風專區  >  海外之聲
    “法輪功”邪教組織及其“器官活摘”謠言概述(四)

    作者:坎貝爾·弗雷澤 王亦烊(編譯) · 2022-05-17 來源:中國反邪教網

    【中國反邪教網2022年5月17日消息,通訊員:王亦烊】2017年4月15日,澳大利亞格里菲斯大學知名器官移植問題專家坎貝爾·弗雷澤(Campbell Fraser)發表題為《“法輪功”邪教組織及其“器官活摘”謠言概述》(An Overview of the Falun Gong Organisation and its Claims of “Organ Harvesting”)的演講,探討了三個方面內容:一是以“法輪功”國內外活動情況為基礎的歷史背景研究;二是探討“法輪功”本質和信條;三是闡述該組織如何利用其教義來推進自己的全球化政治進程。中國反邪教網全文翻譯,此為第四部分完結篇。

      

    本文作者坎貝爾·弗雷澤

     

    “法輪功”邪教組織及其“器官活摘”謠言概述(一)

    “法輪功”邪教組織及其“器官活摘”謠言概述(二)

    “法輪功”邪教組織及其“器官活摘”謠言概述(三)

    三級領導層的另一個重要作用是快速有效地消除對“法輪功”組織的批評。批評是人類互動的自然組成部分,全世界所有的教派都會受到批評。在絕大多數情況下,這些宗教都會以建設性的方式做出回應,引經據典捍衛自己教義。然而,“法輪功”并不會坐以待斃;相反,他們會快速對任何敢于提出批評的人發起人身攻擊。

    如果某位學者正計劃就“法輪功”問題進行演講或寫作,“法輪功”會以這與學者自身專業無關為由,同時向學者所在學術機構、擬發表的期刊或會議組織者提出投訴。投訴一提完,他們就會再次聯系學術機構,聲稱期刊正在調查相關投訴;接著又聯系該期刊或會議,聲稱學術機構正在調查這一學術問題。最終給人一種假象:兩邊都在批評這位學者。這是政治競選中非常著名的策略。通過大量“法輪功”網站發起投訴,然后聲稱媒體正在調查這位學者,就是這種策略的變體。當然這類騙局還有其他幾種排列組合方式,但均以上述方式為基礎模型。

    “法輪功”三級領導層施行的另一種策略,是削弱學者的信心。據報道,學者們在會議上遭到他們侮辱質問,在公開場合被罵“愚蠢”,并在公開演講時被懟“沒人把你當回事”。有學者報告稱,他們曾遭到威脅:如果膽敢批評“法輪功”,就在《大紀元時報》曝光他們的隱私。

    一項調查結果令人側目,即修煉者和領導層在這些攻擊中分工不同。領導層的攻擊極其強烈,而修煉者更傾向于使用非暴力、超然、近乎冷漠的攻擊。因此,學者們一邊要應對領導層的一連串指控;一邊還要忍受修煉者往家里和辦公室打電話,“和平”“禮貌”“溫馴”地“懇求”他們不要在某某會議上發言。這同樣可以印證前面得出的事實:修煉者需要表現出“忍”,但領導層顯然無須“忍”。

    上述“法輪功”挖空心思想阻止學者做學術演講的伎倆,我本人就親身經歷過。然而,最讓我震驚的是,有一位非?!岸Y貌”的修煉者來訪,他聲稱我不應該對“法輪功”發表評論,因為作為器官移植的接受者,我實際早就死了!

    “法輪功”的報復威脅確實讓許多學者不敢批評它。年輕學者往往沒有終身教職,他們理所當然不愿讓自己、家人,甚至所在學術機構面臨被攻擊的風險。然而,鑒于現在相當一部分學者受到了這種攻擊,他們有義務公布這些經歷。

    “法輪功”向學者們發出警告:如果繼續在會議上發言或發表論文,將會受到猛烈攻擊。領導層先是試圖說服出版商或學術機構撤銷論文出版,如果游說失敗,“法輪功”不是想辦法在學術論壇上光明正大反駁作者,而是懲罰、報復他們。

    報復的形式有很多種,最常用是在《大紀元時報》或其他幾家“法輪功”媒體發表評論文章詆毀作者?!胺ㄝ喒Α钡膱髲吞茁肥?,妄稱該學者沒有資格談論“法輪功”,寫的東西都是錯的;他們還會聲明,該學者并沒有時間全面研究這些問題。

    “法輪功”教義的主要目的是讓修煉者理解和接受,因為這些人中絕大多數(當然不是所有人)的教育程度有限。因此,其教義主要是將三大歷史悠久的宗教——佛教、道教和基督教——內容人為拼湊在一起。大多數受過專業學術訓練的人都能很好地認清“法輪功”的邪教本質。所謂學者要么沒有資格發表評論、要么沒有足夠時間進行研究的套路,只是猥瑣的詭辯。這恰恰表明,該邪教教義確實存在重大弊病,所以“法輪功”一直不愿意公開為其辯護。

    2016年8月,一位“法輪功”領導層唐突攔下我,稱即使“法輪功”有問題,它也給學員帶來很多“快樂”,質問我為什么要破壞他們的“快樂”?這就引出一個問題:所有的學員真的喜歡他們的“法輪功”活動嗎?對此,確有必要問些嚴肅的問題,以便了解修煉者是否真正喜歡他們正在做的事情。

    領導層樂于利用修煉者開展針對學者的破壞性攻擊活動,以便對批評他們的學者小懲大誡。于是聽話的修煉者按照“法輪功”組織要求,向學者瘋狂發送電子郵件,并涉嫌參與IT系統拒絕服務攻擊(譯注:即攻擊者遠程攻擊目標機器,致其停止提供服務或資源訪問,這些資源包括磁盤空間、內存、進程甚至網絡帶寬,從而阻止正常用戶的訪問)。2016年9月,中國臺灣一名前修煉者證實,正是“法輪大法研究會”(FDRS)下發指令,號召信徒們參與此類網絡暴力。

    盡管名稱聽起來很“高大上”,但“法輪大法研究會”似乎并不參與教義研究,而是一個負責簡單教學翻譯和商品分銷的組織。在修煉者們眼中,“法輪大法研究會”和網絡上那些經過授權的教義一樣,都是李洪志的代表。它似乎主要服務于精英階層三級領導層,負責執行而不是發展教義和政治活動。實際上,“法輪大法研究會”旨在確保修煉者能夠相互監督、檢舉。在與前修煉者進行深入交談時,他們報告說,“法輪大法研究會”以一種固定方式控制修煉者,確保其保持政治積極性。根據他們的順從記錄,選擇特定修煉者參與高級政治活動,并許諾他們,他們的犧牲會在來世得到回報;同時巧妙警告他們,如果他們未完成使命,將在來世受到懲罰。雖然“法輪大法研究會”似乎沒有明確呼吁信徒殉道,但肯定有其他巨大的、無法承受之壓力施加在修煉者身上,要求他們不僅局限于公開持不同政見。

    “法輪功”頻繁實施報復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,它能為投機主義營造出一種氛圍,這種氛圍用政治話術表述就是“小勝即慶”。每當“法輪功”向某機構、組織提出正式投訴進行報復時,總有成功的可能。即便這種成功微不足道,“法輪功”也會大肆宣揚,當成一次勝利在《大紀元時報》上大吹特吹。如果主流媒體進一步報道這件事,就會讓這份勝利影響力翻倍。從而,一個個小小的勝利不斷地激勵著修煉者。

    我與世界各地的華人進行了廣泛接觸,總的來說,他們對“法輪功”邪教不屑一顧。因此,“法輪功”永遠無法成為全球政治力量。散居海外的中國年輕人似乎特別質疑“法輪功”,尤其是質疑其對傳統家庭價值觀的影響。

    鑒于“法輪功”在海外華裔青年中缺乏人氣,“法輪功”媒體記者處心積慮改變策略——為了讓自己的“受害者”理論能站得住腳,不再明火執仗地揚言“法輪功”學員是中國境內唯一被所謂“器官活摘”的群體。為了吸引更廣泛的受眾,當前的宣傳“紀錄片”和相關資料更是只提到所謂的受迫害人士。然而,截至2016年9月,還沒有任何其他少數群體贊同“法輪功”這一“改良版”謠言。

    因此,可以想象,在不久的將來,“法輪功”極有可能繼續通過各種政治和學術場合,向“特定觀眾”放映所謂“器官活摘”宣傳“紀錄片”,以博取同情。對“法輪功”來說,這是獲得公眾支持性價比最高的方法。因此,“法輪功”邪教組織最主要的策略就是:給世界植入一個假象,即中國存在所謂的“器官活摘”。(全文完結)

    致謝

    本文大部分理論背景源自著作《“法輪功”教派》(The Religion of Falun Gong),作者為本杰明·佩尼(Benjamin Penny),芝加哥大學出版社2012年出版,該書是關于“法輪功”在教派方面的唯一綜合性學術著作。

    本文所表述觀點完全代表個人。

    關于作者:

    坎貝爾·弗雷澤博士

    坎貝爾·弗雷澤是澳大利亞布里斯班格里菲斯大學(Griffith University)商業戰略與創新系的高級講師,也是人體器官販運方面的國際權威人士。他是器官采購組織和腎臟疾病倡導組織的顧問委員會成員,也是國際移植學會和器官捐贈與采購學會的活躍成員。他制定了主動打擊人體器官販運的協議,并實施了調查和報告機制,以核實此類活動的指控。他特別關注人體器官販賣與恐怖分子之間的資金往來,以及特殊政治利益集團編造所謂強迫“器官活摘”故事的新問題。他的作品經常以多種語言出現在多個國家的電視、廣播、報紙和網絡媒體上。

    分享到:
    責任編輯:陸華濃
    日本一级AAA免费,美女裸体爆乳被捏胸视频,2020亚洲欧美日韩在线观看
  • <bdo id="4wuuw"><center id="4wuuw"></center></bdo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