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bdo id="4wuuw"><center id="4wuuw"></center></bdo>
    首頁  >  凱風專區  >  海外之聲
    “法輪功”邪教組織及其“器官活摘”謠言概述(三)

    作者:坎貝爾·弗雷澤 王亦烊(編譯) · 2022-05-16 來源:中國反邪教網

    【中國反邪教網2022年5月16日消息,通訊員:王亦烊】2017年4月15日,澳大利亞格里菲斯大學知名器官移植問題專家坎貝爾·弗雷澤(Campbell Fraser)發表題為《“法輪功”邪教組織及其“器官活摘”謠言概述》(An Overview of the Falun Gong Organisation and its Claims of “Organ Harvesting”)的演講,探討了三個方面內容:一是以“法輪功”國內外活動情況為基礎的歷史背景研究;二是探討“法輪功”本質和信條;三是闡述該組織如何利用其教義來推進自己的全球化政治進程。中國反邪教網全文翻譯,此為第三部分。

      

    本文作者坎貝爾·弗雷澤

    “法輪功”邪教組織及其“器官活摘”謠言概述(一)

    “法輪功”邪教組織及其“器官活摘”謠言概述(二)

    我們可以更深入探討一下“執著”與“情”之間的關系,簡單說就是愛情、親情以及人際關系。在“法輪功”教義中,成功的“法輪功”修煉者需要“去情”。這與中國的傳統價值觀、倫理觀形成了鮮明對立——在中國,家庭是生活的核心。因此,這種“放下執著”“放下情感”尤其讓修煉者家人難以理解、接受。

    2016年6月,紐約的一個“法輪功”支援團體代表聯系了我——該團體為“法輪功”受害者的家人提供幫助。該團體宣稱,與家庭脫離關系不一定是突發的,與其他邪教不同,“法輪功”不會公開譴責家庭生活。但這些受害者的家人卻說,他們失聯的家人對家庭冷漠缺乏關愛,就這樣慢慢退出了家庭生活。奇怪的是,似乎也沒有人嘗試將家庭成員納入“法輪功”修煉中。這或許是因為家庭成員被視為執著和拖累。因此,與僅僅拉攏家庭成員相比,“放下執著”在修煉提升方面更有成效。

    需要指出的是,這些家人是指二級修煉者的家庭成員,二級修煉者是一門心思投入到“法輪功”修煉及其政治目標中的人。而一級學員只是漫不經心地參與鍛煉,并未從身心上全面投入“放下執著”。那些修煉者家人也報告說,他們所愛的人似乎失去了人類最基本的情感——欲望。通過精神控制來抑制習練者的欲望,表明“法輪功”確實是個邪教。

    隨著習練時間的推移,修煉者開始喪失幽默感、欲望和食欲。更嚴重的,如前所述,身為修煉者的父母不再對孩子流露感情。問題是,愛家人本是人之常情,但在“法輪功”教義中,愛家人是有問題的。此外,值得注意的是,“法輪功”要求戒酒與禁欲無關,僅僅是因為它認為喝酒會將修行能量從體內排出。

    欲望在前述“法輪功”修煉者的“殉道”行為中起著重要作用。人類最基礎的本能是為了自己和親人活下去,但這項本能卻被李洪志扭曲為“最后的執著”。不愿死亡想要活著,被“法輪功”認定為“不必要的執著”;相反,修煉者應該為“法輪功”的更大事業獻出自己的生命?!胺ㄝ喒Α背蓡T表現出的“殉道”行為正是這條教義的體現。為了不損害“法輪功”道貌岸然的形象,李洪志極力在教義中植入“犧牲”這一概念,避免直接提出殉教要求。值得玩味的是,要求修煉者摒棄求生欲望,這正好呼應了“法輪功”對需要器官移植的瀕死患者表現出的冷漠心理。

    進一步縱觀“法輪功”的歷史嬗變:1999年,許多習練者離開該組織轉而加入其他氣功組織。占“法輪功”絕大多數的一級學員們對任何政治活動都毫無興趣,這些人最初加入“法輪功”,是因為想要讓生活有趣、讓身體更健康、與人社交,一旦發現“法輪功”并無上述功能,他們就離開了。二級修煉者作為中堅力量留在“法輪功”,隨著“法輪功”逐步發展成為一個政治組織,其成員規模大幅縮減。因此,2016年“法輪功”的成員構成與1999年之前截然不同。除“法輪功”這一名稱和幾條教義之外,最初的東西所剩無幾,并且這些教義現在已經被操縱,賦予這個新的政治組織截然不同的意義。正統宗教的經文典籍亙古不變,但自20世紀90年代末以來,“法輪功”的教義幾經巨變。

    李洪志死后,“法輪功”將會何去何從?這個棘手的問題如今已是迫在眉睫。他現在60多歲了(譯注:李洪志生于1951年),所以可以合理假設他還能活一段時間。然而,其隨后的繼任計劃,以及一個合理的故事來證明繼任計劃的合理性,還沒有編造出來。實際上,現在的“法輪功”組織由一個核心三級領導層把控,這個政治組織的戰略方向不斷演變,與李洪志個人關系不大。

    那些二級修煉者出于對“法輪功”的盲目忠誠和癡心奉獻參與政治活動,并相信參與政治活動有利于提升自己的修煉。然而,此時三級領導層卻迅速逃離了中國,在美國重新定居。到了美國,再招募新的三級領導層來引導戰略轉型,成為一個政治活躍組織。最令人頭疼的是,“法輪功”的三級領導層不必涉險,卻可以通過編造其成員受到迫害的謠言,在國際上享盡政治優待。所以,那些鼓動二級修煉者在中國實施犯罪行為的三級領導層,必須對此負直接責任。

    如前所述,為了能夠向國際社會持續輸出“器官活摘”謠言,“法輪功”三級領導層處心積慮在中國維持一個活躍的修煉者群體。這點我們已經探討過,即為了保持“精進的動力”,這些修煉者永遠不會得知自己離“圓滿”究竟還有多遠。

    在現實中,“圓滿”似乎是一種理想,一種抽象的存在,它成功驅使修煉者始終遵循“法輪功”教義。而根據教義,無論是個別修煉者的“圓滿”日期,還是所有人的“圓滿日”,實現時間均有所不同。甚至有成員建議,那些未能達到“圓滿”的修煉者仍然可以在低一層天堂中找到自己的位置,避免回到這個常人的“骯臟地球垃圾場”。無論如何,“法輪功”顯然是一個高度奉行個人主義的邪教,終極目標是作為“法輪功”天堂中的“神”來實現個人救贖。

    相比于遵循李洪志的教義,三級領導層做得更多的是為“法輪功”提供政治、宣傳和教義方面的咨詢。同時,這些領導層被惹人厭惡的《大紀元時報》大曬特曬,成為“法輪功”修煉者眼中的“半神”。盡管“法輪功”矢口否認,但領導層事實上代表了該組織的高級戰略管理層,為“法輪功”提供規劃和指導,李洪志仍然是名義上的傀儡領導人。

    對“法輪功”三級領導層的深入分析揭示了該組織的獨特性,正是這點使其能夠以經濟高效的方式,集教派團體和政治組織為一體運作。這些從政治、法律和學術界招募而來的領導層,雖然他們本身不一定有酬勞,但他們將“法輪功”修煉者變成自己的忠實粉絲,以此可以提高自己的國際形象,在社交媒體上積累大量人氣。隨后,乘著這股大受歡迎的東風,再參加全球范圍內的有償演講活動——這份潛在回報相當可觀。

    我們很難將領導層獲得的榮譽、個人崇拜和權力用實際貨幣等值換算??偟膩碚f,領導層本身選擇的職業就相對安全穩定,同時還能從他們自己的機構獲得固定而可觀的收入。因此,我們可以合理地假設,對“法輪功”領導層來說,聲譽比簡單的財務收益價值更高。畢竟,金錢買不到名望。(未完待續)

    關于作者:

    坎貝爾·弗雷澤博士

    坎貝爾·弗雷澤是澳大利亞布里斯班格里菲斯大學(Griffith University)商業戰略與創新系的高級講師,也是人體器官販運方面的國際權威人士。他是器官采購組織和腎臟疾病倡導組織的顧問委員會成員,也是國際移植學會和器官捐贈與采購學會的活躍成員。他制定了主動打擊人體器官販運的協議,并實施了調查和報告機制,以核實此類活動的指控。他特別關注人體器官販賣與恐怖分子之間的資金往來,以及特殊政治利益集團編造所謂強迫“器官活摘”故事的新問題。他的作品經常以多種語言出現在多個國家的電視、廣播、報紙和網絡媒體上。  

    分享到:
    責任編輯:陸華濃
    日本一级AAA免费,美女裸体爆乳被捏胸视频,2020亚洲欧美日韩在线观看
  • <bdo id="4wuuw"><center id="4wuuw"></center></bdo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