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bdo id="4wuuw"><center id="4wuuw"></center></bdo>
    首頁  >  文化歷史
    王昌齡 以樂府舊題作一首七絕 成古今七絕巔峰

    2022-05-13 來源:騰訊文化

    王昌齡擅寫七絕,是古代詩評家公認的,僅次于李白的“七絕圣手”。

    盡管在整體的創作成就上,王昌齡略微遜于李白,但是明代的李攀龍認為,王昌齡用樂府舊題《出塞》寫的《出塞二首·其一》,乃是“唐詩的壓卷之作”。

    也就是說,在李攀龍看來,《出塞二首·其一》這首詩,是唐代最好的邊塞軍旅詩,超過唐代所有同類型詩歌。同時,還有人一些詩評人認為,這首七絕是古今七絕的巔峰。

     

    王昌齡的《出塞二首·其一》在獲得盛譽的同時,也引起了較大的爭議。因為這首詩歌的第二聯,顯然理性大于感性,因此有詩評人覺得,這是王詩中的“弱筆”。

    專家學者各執一詞,那么到底誰才說得對呢?下面就讓我們一同來欣賞一下,這首傳頌千古的七絕名篇。

    《出塞二首·其一》賞析

    《出塞二首·其一》——唐·王昌齡

    秦時明月漢時關,萬里長征人未還。

    但使龍城飛將在,不教胡馬度陰山。

    白話翻譯:

    明月,還是秦漢時的那一輪明月;關隘,還是秦漢時的那一道關隘。只是年復一年,萬里長征的戰士一去不復還。若衛青、李廣那樣的名將還在,絕不會讓胡人的鐵騎,越過陰山。

    詩歌的第一句,寫事件發生的地點,以極簡的筆墨,通過互文的形式,寫出了邊關防線在歷史長河中的滄桑變遷,這里強調的是邊關防線御敵的時間之久。

     

    自商周時代以來,中國在三千多年歷史當中,長期處于南北對抗的局面。而中原抵御胡騎南下的防線,就是包括山海關在內的,眾多邊防險關。

    一代又一代的將士,從秦漢一直到唐朝,再到明朝,一直在長城、關口上與胡騎作戰。一代又一代的將士,從關口出發,冒著紛紛雨雪,走進無邊的大漠,最后血灑疆場,埋骨黃沙。

    朱光潛在《悲劇心理學》里面曾經提到,時間是打造“悲劇”效果的一大有效法門。若論悲劇氛圍的營造,王冒齡僅憑這首詩開頭的兩句,就無愧于“詩家天子”的頭銜。

    不過接下來的最后兩句,卻因寫得過于“理性”在詩評人中引起了爭議?!暗过埑秋w將在”二句,不能不說是帶著感情寫出來的??墒沁@種感情始終讓人覺得不溫不火,欠了些“激情”。

    同樣是發表議論,王昌齡的后兩句,就不如杜甫的“出師未捷身先死,長使英雄淚滿襟”寫得感人;也不如李白的“仰天大笑出門去,我輩豈是蓬蒿人”個性張揚。

     

    前者寫諸葛亮愿望與現實的巨大落差,制造出悲劇的震撼;后者寫李白自己前后經歷的變化,志得意滿,張揚的性情。一個寫悲傷,一個寫喜悅,都把情緒推到了極致的頂點。

    “但使龍城飛將在”這兩句,卻寫得非常平淡。王昌齡只是在簡單陳述一個事實,這個事實也是歷代普通百姓們的心聲。

    龍城飛將,指的是衛青、李廣那樣的名將。二人都是古代史上公認的戰神,人們平時議論武將時,總會提到他們的名號。

    看上去,王昌齡只是簡單地陳述了一個事實,沒有任何的藝術加工,所以讓這首詩明顯顯得后勁不足。不過這首詩在傳播中,卻在民間得到了很高的贊譽。

    之所以會這樣,大概是因為王昌齡選擇了“龍城飛將”這個普通人都熟知的意象。因為對衛青和李廣的熟知和認同,所以最后兩句能很容易地調動起普通讀者的情緒,引發強烈的共鳴。

     

    簡單地說來,也就是王昌齡在詩中講出了普通人的心聲。不過王昌齡的邏輯,或許是“錯誤的”。

    因為只有衛青、李廣這樣的名將,沒有國家經濟、軍事實力,沒有高素質的軍隊成員,并不可能做到“不教胡馬度陰山”。

    歷史不是英雄單獨創造的,而是人民和英雄齊心合力創造的。就算給你十個衛青、李廣,讓你帶著宋朝那些老弱病殘的“雇傭軍”,胡馬該渡陰山,還是要渡陰山的。

    國與國之間的戰爭,真正決定勝負的是經濟實力、科技水平與決策者的魄力。名將肯定是會發揮重要作用的,但他們并不是決定戰爭勝負的唯一因素。

    王昌齡這首詩創作于安史之亂爆發之前,當時唐王朝在與少數民族的戰爭中并不占劣勢。而唐軍之所以不能“百戰百勝”,無非是因為兩個原因。

    其一,軍事與科技實力并未達到對敵人“降維打擊”的程度;其二,政策需要,國家在對待關外敵人時,并未傾盡全力。

     

   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,王昌齡這首詩的問題不只在于理性大于感性,還在于“說理”水平比較低下,見識太過普通。

    當然,王昌齡只是一位文官兼詩人,并不是真正的武將,也不是朝廷中樞里面的人。他寫這首詩,其實是出于對邊關戰士的同情,發了一頓牢騷而已。

    因為“秦時明月二句”寫得很悲壯,但是最后“但使龍城”兩句過于平庸,所以也有人認為,它不應該算是唐人七絕的壓卷之作。

    真正的唐人七絕壓卷之作,應該是王之渙的同題材七絕《涼州詞二首·其一》:

    黃河遠上白云間,一片孤城萬仞山。

    羌笛何須怨楊柳,春風不度玉門關。

    這首詩為什么比王昌齡的《出塞》,寫得高明呢?因為它開頭一句的想象力奇崛,不亞于李白的“黃河之水天上來”。

     

    最后兩句寫關邊生活的艱苦,守邊戰士思念親人,卻等不到家書。同樣是敘述而非抒懷,但是詩句的亮點在于“何須怨”三字。

    為了保國家安寧,守邊的戰士寧肯犧牲個人幸福,“春風不度玉門關”,我又何怨之有?全詩格調因為有此三字,頓時得到了拔高。

    不過盡管如此,王昌齡的《出塞二首·其一》開頭兩句讀來還是很悲壯的,所以“秦時明月漢時關”也成了一個千古名句。

    結語

    “秦時明月漢時關,萬里長征人未還”二句,短短十四個字,卻寫盡了千年戰爭史上的一大悲劇,表現出了王昌齡對邊關戰士的巨大同情。

    年復一年,一代又一代的將士埋骨黃沙,卻始終迎不來最后的勝利。國家要打仗,首先遭殃的就是黎民百姓。因為國家征兵,就有許多人妻離子散,家破人亡。

    于是人們就開始思考,思考問題到底出在什么地方?為什么打了上千年的仗,還是不能將邊患徹底解決呢?

     

    有人想起了秦漢時期,中原王朝曾經輝煌的戰績。想起了那些戰役中的代表人物,衛青、李廣。于是他們認為,假如這些名將還在,情況就會大不一樣了。

    其實這個問題,就好像是普通人會把中國男足不行,歸罪于足球教練;又把中國電視劇制作水平不行,歸罪于中國編劇一樣。

    總而言之,王昌齡在對待唐代國家軍事的問題上,保留了與絕大多數普通人一樣的視角。理性大于感性,見識過于平庸。

    這既是《出塞二首·其一》能夠在民間廣為傳播的一個原因,同時也是它遭到后代詩評人貶低的重要緣由。

    分享到:
    責任編輯:栗子
    日本一级AAA免费,美女裸体爆乳被捏胸视频,2020亚洲欧美日韩在线观看
  • <bdo id="4wuuw"><center id="4wuuw"></center></bdo>